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基金基金

创业板新股嘉实基金胡涛:不跟风不追高 寻求投资平衡之道

2020-11-16 08:51:27【基金】人已围观

摘要   胡涛,嘉实基金董事总经理、平衡风格投资总监。具有18年从业经验,11年投资经验。美国印第安纳大学凯利商学院MBA、CFA(特许金融分析师)。现任

  胡涛,嘉实基金董事总经理、平衡风格投资总监。具有18年从业经验,11年投资经验。美国印第安纳大学凯利商学院MBA、CFA(特许金融分析师)。现任嘉实优质企业、嘉实成长收益等多只明星基金产品基金经理。自2015年起任社保权益组合投资经理,业绩突出,获2018年三年贡献社保表彰。

  每一位投资大师都有一个鲜明的标签,如巴菲特的价值投资,彼得·林奇的成长投资,似乎投资之道就应该是将某种策略发挥到极致。但极致的另一面是易折,因为没有一个策略足以应对所有市场环境。仔细研究下来,一个鲜明投资风格标签的形成,往往是投资体系日渐完善,不断反思与进化,将矛盾化为统一的过程。投资风格标签的背后,是将各种对立、复杂的因子纳入统一投资体系后,所形成的稳定平衡状态。

  作为嘉实基金董事总经理、平衡风格投资总监,胡涛将“平衡”视为一种价值观的表达。2020年基金第三季度报告显示,其管理的嘉实优质企业基金前十大重仓股既有传统的机械、食品行业,也有新兴的半导体、医药医疗行业。凭借这一平衡之道,嘉实优质企业今年以来收益率超过60%。如果说平衡策略寻找的是上市公司中的有为青年,胡涛和他的平衡组合则带有处变不惊、善于取舍的中年气质。成熟稳定的价值观和方法论,是为投资者提供可持续回报的前提基础。

  投资就是平衡

  寻找护城河深的最优质企业

  胡涛的投资框架听上去很简单,但自成一派:即长期持有市场上最优质的头部公司,这一批公司的占比不超过10%,投资的关键就是把这一批公司识别出来。

  胡涛认为,基金经理对于护城河的分类不会有太大差异,最后决定胜率差异的因素主要来自于研究细节和投资经验。对于每一个公司的分析,都深入到每一个细节中进行具体分析。看的公司多了,就能够有效分辨哪些公司大概率能成功。胡涛比较偏好市占率能持续提升的企业,无论是正在成长的新兴产业,还是已经成熟的传统行业,这一类公司几乎都是市场上最好的投资标的。

  “投资中最大的风险是无知,组合分散看似会分散风险,但是如果买了一些自己一知半解的品种,实质上也有很大的风险。”在胡涛看来,自己就像一个在海边拾贝壳的人,可能看了几十个贝壳只能找到一颗珍珠。

  他表示:“要想找到好公司,就要有一套可行性比较强的标准。我要找的是长期优秀的公司,不是简单的一个季度或一年有业绩增长。好公司有五个方面的标准可以参考:第一,从历史数据上看,需要有较高的ROE,并且能长期维持高ROE水平;第二,在行业中竞争力非常突出,有较高的护城河;第三,长期增长潜力巨大,所处行业有比较大的空间;第四,公司的市场份额有提升空间;第五,能够提供比较好的分红回报。”

  在这些标准里,最难分析的是护城河。胡涛说:“有一种护城河是品牌壁垒,例如高端白酒;还有一种护城河是软实力,例如研发能力;也有的护城河是管理能力,能降本增效,很好地落实战略。这些都是企业的护城河,我们就是要找到这些具有核心竞争力的企业,看到这个企业和竞争对手不一样的地方。”

  “对竞争力的理解一定是从心底里认同的。”胡涛强调,与此同时,在判断企业护城河时,一定要深入细节,把投资变得可感触,更真实。

  集中与分散的平衡

  风险来自对企业了解不够深入

  回顾过去一年,嘉实优质企业重点布局了消费升级、医疗服务、创新科技、先进制造、进口替代等行业的优质个股。

  但分散并不是对胡涛持仓的准确描述,其投资组合仓位长期保持在90%左右,组合标的40只左右,前十大重仓股占比40%左右,投资组合的构建坚持自下而上选股。虽然在行业配置上相对分散,但标的相对集中,这种投资组合构建特别考验基金经理对个股的研究能力。

  “如果组合非常分散,表面上看似分散了风险,其实风险可能更大了。因为有可能买了很多一知半解的企业,由于人的精力有限,不可能做到对每个公司都有深入了解,跟踪起来也比较费力。”胡涛表示,“真正的风险是对企业了解不够深入。如果对企业的认知足够深入,风险就是低的。”

  对于重仓股,胡涛很多时候是经过长期研究跟踪后才慎重买入,但对于精挑细选出的标的,胡涛并不表现出过度偏爱。他认为,从集中和分散的角度讲,风险需要平衡。胡涛说:“如果持股很集中,也是有风险的。因为我们不可能保证对公司完全了解,总会有我们没有看到的风险点存在,所以即使再好的公司也不能仓位太重,一旦出现错误,杀伤力比较大。”

  都说平衡感是一种为人处世的智慧,一个完整的、久经考验的投资体系也是如此。对于平衡投资风格来说,较广的研究视野、对价值成长的专注、没有过度风险暴露的特点,决定了其在市场波动中的持续回报能力,这与近年来市场流行的集中押注单一行业,追逐估值提升和流动性溢价的做法截然不同。

  在胡涛的研究体系中,新兴产业和传统行业是一对矛盾统一体。他表示:“新兴产业行业增长很快,但是百花齐放,群雄逐鹿,很难看出谁最后是胜者。传统行业竞争格局很稳定,两三家企业垄断市场,但是增速很慢。两者的价值标准却可以找到共同点——市占率提升,这样的公司是投资最好的选择。”

  “只要在不同行业的成长曲线中找到共性的标准,就会不迷惑、不漂移。不因一时失利责怪市场,也不再为排名压力追逐热点,以较低换手率和稳定风格中长期胜出。”胡涛说。

  质量与估值的平衡

  以动态估值寻找好公司

  投资视野需要平衡,行业配置需要平衡,具体标的的买卖,更需要平衡,好公司和好价格就是这个天平的两端。如何取舍,不仅是胡涛深入思考的问题,在大师们的悟道之路上,这也是一个绕不过去的问题。巴菲特最开始学习格雷厄姆捡烟蒂式投资,但足够便宜的价格并不能带来优质公司的成长收益。因此,巴菲特又转而学习费雪的成长股投资思想,以往坚决不买科技股的巴菲特,近年也开始大手笔投资苹果公司。

  胡涛表示:“在好公司和好价格里,我更注重好公司。好公司就是能不断超预期的公司,这类优秀公司的估值不会便宜,但要用动态估值来看。动态估值会随着基本面的变化而变化,我们要买动态便宜的公司,而不是静态便宜的公司。”为了平衡好公司质地与价格估值,胡涛采用GARP策略,即用合理的价格买入最好的公司。GARP兼顾价值和成长两方面,解决了当前估值贵的问题,又回避了长期无增长、看起来便宜实则很贵的估值陷阱。

  GARP策略寻找的是介于成长型和价值型之间的标的,也就是未来成长确定性较高、商业模式已趋成熟,但仍然处于成长的上升期,还没有进入成熟稳定期的公司。“成长型企业就像一个充满变数的少年,价值型企业像是基本定型的中年,而价值成长型的企业更像是有为青年,精力充沛,未来可期。”胡涛比喻道,“这是一种新陈代谢式的策略,会使得组合保持进攻弹性。”

  寻找价值成长型公司的平衡投资策略,相对于绝对的价值或成长策略,所考虑的维度显然更多。那么,又该如何在纷繁复杂的信息中做出最正确的决定?

  胡涛认为,首先需要做减法进行过滤。选股标准有很多,但需要依据重要性做排序,将最关键、最核心的标准放在前面,对于不符合标准的个股敢于一票否决。这样就能不断缩小范围,将研究深入化。

  对于卖出,同样需要对标准进行重要性排序。在胡涛的组合中,不乏长期持有的公司,但也能够看到对重仓股的大手笔调整。胡涛表示,短期波动不是卖出的理由,卖掉的原因一定是公司基本面发生变化,如核心竞争力下滑、行业竞争格局恶化、有更强的竞争对手进入,造成公司未来增长潜力下降了。历史上有很多大牛股、成长股,都是因为这些原因消亡的。

(文章来源:中证网)

(原标题:嘉实基金胡涛:不跟风不追高 寻求投资平衡之道)

文章关键词:[db:tag]

很赞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