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基金基金

北京君正股票“黑马”逆袭 守正出奇 泰信基金构建“长跑型”投研团队

2020-11-16 08:51:24【基金】人已围观

摘要   2020年是公募基金行业的发行大年,权益类基金更在跌宕起伏的市场中展现了非凡的魅力,再度重塑了投资者的认知。然而,在牛基光鲜亮丽的背后,却是

  2020年是公募基金行业的发行大年,权益类基金更在跌宕起伏的市场中展现了非凡的魅力,再度重塑了投资者的认知。然而,在牛基光鲜亮丽的背后,却是各大基金公司硝烟弥漫的战场,尽管行业马太效应持续增强,一些中小基金公司却依旧凭借“黑马”产品崭露头角,泰信基金就是这样一个逆袭案例。

  泰信基金负责投研条线的副总经理张秉麟表示,依靠少数人实现的“出奇制胜”固然可以荣耀一时,却非常胜之道。未来,泰信基金将力争在“守正”层面筑基夯实,完善纪律、文化、激励和机制,成就投研一体化的投研体系,搭建出适合基金经理成长发展的大后方,助力产品守正出奇。

  守正出奇构建“长跑型”投研团队

  今年跑出多只业绩“黑马”的泰信基金,迎来了成立的第17个年头。作为公司新上任的投研领军人,张秉麟表示,泰信基金在守正出奇上,率先达到了出奇这一步,未来将力争在守正层面筑基夯实。

  今年以来,泰信基金多只产品同类排名均在前5%之列,涌现出一些“黑马”主动混合型基金产品及公司培养的绩优基金经理。海通证券数据显示,截至11月9日,董季周管理的泰信中小盘精选混合近1年回报100%,徐慕浩管理的泰信竞争优选混合近1年回报79.69%,均创净值历史新高。

  张秉麟表示,泰信基金近年招聘的员工大都是研究人员。尽管公司权益类相对是长项,但投研体系的搭建仍是未来一段时间最需梳理、完善的重点。公司还在逐步完善纪律层面的机制,对投资和研究人员间进行互相考核,实现投研一体化建设。

  作为具有深厚投研管理经验的行业老将,张秉麟曾任申万宏源证券资管九总部总经理、瑞银证券自营主管与自营分公司总经理等职务。擅长固收投研出身的他,在宏观把控层面具有天然的敏感性。“泰信基金一些新生代基金经理多数是投研出身,崇尚自下而上地研究选股,在其擅长的细分领域研究上具有不错的优势,但仍缺乏自上而下的宏观策略把控。”

  他表示,未来公司在投研人员的扩展上,不仅会在细分行业研究方向上继续深挖,给基金经理提供更多的研究支持,还会在宏观策略把控上,弥补基金经理的不足,最终呈现出既具有收益优势,且能有效控制波动和回撤的长跑产品。

  除此之外,张秉麟表示,在他加盟后,也将大力发展泰信基金此前较为薄弱的“固收”领域,人员和团队都将逐渐丰富和完善。未来,在风险控制的前提下,固收业务的发展,有望令公司规模实现较为迅速的扩展,为公司提供稳定前行的基础动力。

  两大领域掘金独门重仓股

  拥有丰富研究经验的董季周,可谓是标准的“学院派”基金经理,研究的深度是其获得超额收益的根本依仗。作为擅长半导体等科技领域投资的基金经理,今年他所管理的泰信中小盘精选混合获得了不错的业绩回报。

  对他来说,投资高波动行业,回撤控制上的难度也会较大。对此,他的解决方案是采用不择时的方式,高仓位运行,同时主要通过行业相关性较低的搭配来降低回撤风险。

  他的选股标准是“以龙为首”,一线品种可以最大程度地避免基本面上的瑕疵,防止黑天鹅事件的发生。从筹码结构来看,除了耳熟能详的白马股外,他会将三成左右的仓位放置于灰马股、黑马股投资上,也就是公募基金尚未确认为主流配置的“独门重仓股”。在他看来,这类股与行业的联动性较低,从而能够部分降低行业贝塔属性的回撤。

  具体到择股,他认为目前仍有两大细分领域值得深挖。首先是功率半导体方向,近几年功率半导体在国际上一直处于供需平衡状态,但今年疫情之后,其需求侧出现了显著的快速上升。这个领域的下游分布较广,包含了通信、消费电子、光伏、新能源车领域。无论从四季度到明年上半年的涨价态势传导、国产替代因素还是弯道超车的产业机会,这个细分领域都具有较大的投资前景。

  其次是国产软件方向。全球软件云化趋势势不可挡,板块迎来了市场重新估值的机会。云化软件受到疫情的影响,得到了长足提升空间,即便疫情结束,人们对远程办公、云化软件需求仍处于提升状态,这个赛道发展较为迅速;同时,一些党政军的企业处于安全性考虑会做一些国产化替代,这显然是加速推进的。

  “目前而言,我更在意研究领域的深度,而非广度。随着泰信基金投研体系的升级、完善,公司提供的研究平台正在逐渐给予更加有效的支持。”他说,未来投资将更坚守本心,选择出成长性好的标的。

  警惕风险追求长期景气度布局

  今年同样取得了拔尖业绩的泰信竞争优选混合,也拥有一名深耕医药产业的新生代基金经理——徐慕浩。生物医学工程专业背景出身的他,入行以来有8年多时间一直从事医药、化工行业研究,擅长自下而上精选标的的他在获取个股的阿尔法收益上,有一套自己的标准。

  在他看来,核心竞争力、成长和估值是选股的三大因素。在行业的配置结构上面,会结合行业、个股的竞争力和景气度在重点领域进行多数配置。具体选股层面,他认为,龙头仍是重点选项,从壁垒角度看,各个领域的龙头市占率都是通过市场竞争后形成的地位,核心公司的业绩会持续的高增长。

  此外,成长就是赛道景气度及渗透率,估值代表着潜在回报率。财务方面,他重视长周期的有现金流的增长。公司治理方面,看重老板的格局和价值观,这决定了公司的上限。长周期来看,符合以上特点的企业都是能够提供量价齐升的产品和服务,因此市场给的估值也最高,股价上涨的持续性也最强。

  对于今年为泰信竞争优选混合带来较大净值贡献的医药板块,徐慕浩认为仍然有较高的景气度和长期投资价值。“目前医药板块估值确实较高,可能已经有一年左右的估值透支,但医疗服务、CRO等领域即便目前估值较高,经过几年的消化,仍有不错的成长空间。”他说。

  其中,他尤为看好创新药领域,在他看来,2017年之后,国内仿制药基本不赚钱,创新药成为香饽饽。虽然从最终结果来说,创新药的盈利不确定性较大,但从研发投入角度来说,这就是行业景气度的保障。

  “我本质上是惧怕高估值的,所以当重仓股涨幅过大的时候,我就会对其做减仓。如果非市场风口的行业中出现一些符合我价值区间的标的,我同样会做提前布局。”

(文章来源:上海证券报)

(原标题:“黑马”逆袭 守正出奇 泰信基金构建“长跑型”投研团队)

文章关键词:[db:tag]

很赞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