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股票行情股票行情

巴菲特的投资标准全解析,存款准备金率为何一月两调

2020-05-21 09:59:14【股票行情】人已围观

摘要  巴菲特在1982年致股东信中首次系统和完整地公布了伯克希尔公司的六条并购标准。这套标准经受住了时间的考验,其实质内容虽然在随后的近三十年中几乎没有任何改变,却帮助伯

  巴菲特在1982年致股东信中首次系统和完整地公布了伯克希尔公司的六条并购标准。这套标准经受住了时间的考验,其实质内容虽然在随后的近三十年中几乎没有任何改变,却帮助伯克希尔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投资成就。这六条标准对于我们也有非常重要的借鉴意义。

  大额交易

  巴菲特在1982年致股东信中将“大额”的标准量化为投资对象“税后盈余至少为500万美元”,这个数字随后被不断调升,至2004年为7500万美元。这种提升主要基于伯克希尔迅速扩大的规模,正如巴菲特在1995年致股东信中所言:“在早年,我们只需要好的投资方案,但是现在我们需要的却是又‘大’又‘好’的投资方案”。而对于个人投资者,他认为个人投资者在其一生只需要做出20个正确的投资决策就可以变得足够富有。

  持续稳定的获利能力

  巴菲特的投资策略是“85%的格雷厄姆加上15%的费舍尔”。这种费舍尔的定性评估方式与格雷厄姆定量式的传统评估方式有着根本的差别,巴菲特随后将其发展为“定价权”、“护城河”和“商业特权”等理论。

  第一、公司产品或服务有定价权。定价权意味着这类公司特别能适应通胀的经营环境。巴菲特在1981年致股东信中写道:这种让人愉悦的公司必须具备两个特性:(1)能轻松提价而不担心市场占有率或销量大幅下滑;(2)货币计价的营业额在只需追加少量资本支出,且不需要特殊管理技能的情况下就能大幅增长。

  “定价权”后又被巴菲特进一步发展为“商业特权”,拥有“商业特权(的公司)能够容忍不当管理,不好的经理人会导致获利下降,但不会造成致命伤害”。巴菲特称拥有这种特质的企业为“希望之钻”,这是由于这种公司的稀缺性。巴菲特强调“如果你不打算持有一家公司股份10年以上,那最好连10分钟都不要拥有”。

  第二、商业前景的稳定性。对于商业前景的持续稳定,巴菲特在1987年致股东信中这样写道:“经验表明,能够创造盈余新高的企业,现在做生意的方式通常与其五年前甚至十年前没有多大的差异”。

  通过回顾伯克希尔的投资史,我们会发现,巴菲特对于这种稳定获利能力的判断也不是次次精准,甚至于他亲口承认这可能是投资决策中最容易出现的差错之一。如巴菲特1989年前后投资的四只优先股,除吉列外,其它三只如所罗门、美国航空、冠军纸业都是经历了一番折腾方才脱身。

  高权益报酬率,没有或极少负债

  这是巴菲特认为好企业应该具有的财务特征,它可以直接作为个人投资者的选股标准。

  第一、高股权回报率。巴菲特认为股东权益回报率是最好的单年绩效指标,“我们以营业利益除以股东权益(股权投资以原始成本计)来评估企业单一年度的绩效,至于长期绩效的标准,则须加计所有已实现或未实现的资本利得或损失”。

  第二、现金富裕,负债极少或没有。巴菲特在1980年的致股东信中写道:“我们更偏好于并购能‘产生现金’而不是会‘消耗现金’的公司。在通胀加剧的情况下,越来越多的公司会发现仅维持它们当前的营运就需要花光先前所赚的所有的钱,所以不管这些公司的盈余多么吸引眼球,如果这些数字难以兑现为白花花的现金,我们就会心怀疑虑”。

  在1990年致股东信中,巴菲特再次提到高股权权益报酬率,他写道:“如果只看非保险事业的盈余与资产负债表,1990年的平均股东权益报酬率是51%,这个获利能力在1989年的《财富》五百强中可以排在前20位”。更重要的是它们完全不靠融资杠杆,几乎所有的主要设备都是自有而不是从外面租来的,仅有的少量负债可以由自有的现金完全抵消。 提要:“短短一个月内两次上调准备金率,这样的上调频率自1985年法定存款准备金率统一以来尚属首次。据估算,此次存款准备金率上调0.5个百分点后,央行可一次性冻结银行体系流动性3000多亿元,算上上次准备金率调整,共冻结流动性6000多亿元。

  “短短一个月内两次上调准备金率,这样的上调频率自1985年法定存款准备金率统一以来尚属首次。据估算,此次存款准备金率上调0.5个百分点后,央行可一次性冻结银行体系流动性3000多亿元,算上上次准备金率调整,共冻结流动性6000多亿元。

  ●一个月两次上调,自1985年以来尚属首次

  ●可冻结流动性3000多亿元

  ●金融机构的存款准备金率达到18%的历史高位

  11月19日晚间,央行宣布,从11月29日起,上调存款类金融机构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这是央行今年以来第五次全面提高存款准备金率,此时距上次宣布上调存款准备金率仅9天。

  “短短一个月内两次上调准备金率,这样的上调频率自1985年法定存款准备金率统一以来尚属首次。”对外经贸大学金融学院院长丁志杰说。

  意在加大流动性管理力度,减轻通胀压力

  近期,通胀阴影悄然袭来。10月份CPI超预期上涨4.4%,创下两年来的新高。

  “当前物价上涨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流动性过多”,丁志杰分析,近两年银行信贷投放较多,加之中国由于经济增长较快、人民币升值,吸引了逐利资本的持续流入,这样一来,整个社会的流动性十分充裕。美国实行新一轮量化宽松货币政策,诱发国内通胀预期进一步抬头,使本已过多的流动性迅速转化为现实的支付能力和购买力。

  “一个典型的现象就是货币流通速度正在加快。时下,存款出现活期化现象,储蓄也在流出银行体系,10月份住户存款减少了7003亿元”,丁志杰说,“而这使通胀压力明显加大”。

  据估算,此次存款准备金率上调0.5个百分点后,央行可一次性冻结银行体系流动性3000多亿元,算上上次准备金率调整,共冻结流动性6000多亿元。专家认为,一月两调准备金率,意在加大流动性管理力度,减少银行可贷资金、适度调控货币信贷投放,从而有利于减轻通胀压力。

  央行调控可能以数量型工具为主,但也不能排除未来加息的可能性

  这一次,为何选择上调存款准备金率而不是许多人预期的加息?

  中央财经大学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认为,动用存款准备金率工具能“立竿见影”地回收过多的流动性,而加息虽然也能抑制通胀,但在人民币升值的背景下,加息可能会增加套利空间,从而加大“热钱”流入的压力。

  “近期沪深股市连续下跌。我个人认为,也可能考虑到宏观调控政策对股市的影响,使管理层选择了存款准备金率工具。”丁志杰坦言。

  “这次上调存款准备金率,表明央行的金融调控可能以数量型工具为主,但也不能因此而排除未来加息的可能性”,郭田勇说,“因为负利率的长期存在,会带来储蓄搬家等后果,将加大通胀压力和资产泡沫风险”。

  此次上调后,金融机构的存款准备金率已突破17.5%的历史纪录,达到18%的历史高位。如果算上差别化上调存款准备金率,一些大型金融机构的准备金率已高达18.5%至19%。准备金率这么高,会不会影响商业银行的利润?

  “准备金率提高后,银行可贷资金虽然少了,但由于流动性收紧,贷款利率上浮幅度和范围将扩大,从而扩大存贷款利差,使银行能‘以价补量’,对冲准备金率上调对利润的不利影响,因此对商业银行经营的影响不大。”丁志杰说。

  对股市的冲击不会像上次那样猛烈,更多体现在心理层面上

  央行上次提高准备金率的第二天,出于对物价走高及货币政策未来走向的担忧,沪深股市冲高回落,并在此后几个交易日内持续下挫,市场对政策收缩已提前作出反应。有市场人士认为,此次准备金率上调并没有超出市场预期,尽管可能对市场产生负面影响,但冲击力不会像上次那样猛烈。

  在我国金融体系内,股市流动性与银行流动性分属不同领域,股市流动性以客户保证金为主,其变动与投资者对市场走势的预期有关,不会直接受到准备金率调整的影响。因此,此次准备金率上调对股市的影响更多地体现在心理层面上。

  不过,业内人士也认为,应关注紧缩政策连续出台的累积效应。从近一个多月的情况看,先是差别化地提高了6家银行的准备金率,接着又上调存贷款利率0.25个百分点,此后又两次全面提高准备金率。如果未来紧缩政策继续保持这种趋向,可能会在某一时点产生明显效应,从而影响到股市的资金供给。

文章关键词:

很赞哦! ()